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
首页>公益>公益活动

平凉好人程桂兰:山区代课教师默默奉献22年点亮村里娃的未来

    时间:2018-06-04 09:14 来源:市文明办 责任编辑:靳浩 【选择字号:
    0

  程桂兰,家住上关镇碾子沟村石桥社,现年55岁。她用一颗明礼诚信的爱心履行着自己的诺言,默默的无私奉献着。她是一个很平常的人,但干的是一件很不平凡的事业,已有22年时间了。

  1996年8月份,上关乡教委与磨坪学校因石桥村学缺一名代课老师,就聘请她为代课老师。在同一个教室里坐着三个班级的学生,一所学校、一名老师、三个班级,名称就叫复式班级教育方式,一干就是十一年。2006年8月,石桥社的正式教师张勇在磨坪小学任教,由于身体有病被分派到石桥村学,她被辞退了。2007年11月,张勇因病去世,导致再次无教师,教委又二次聘任她在该村学当代课老师,至今又是一个11年。

  在这两个十一年中,她没有怨言,肩负着繁重的工作,三个班级的课程,时间长、没有休息时间、没有事假、也没有病假,工资虽然少,但她觉得这是一个神圣的工作,从不叫苦,从不叫累,就这样经历了二十二个酷暑和寒冬,在这些日日夜夜里,她除了给学生备课、批改作业,还要在放学后走访学生家长,更多地了解学生的家庭状况,抱着对每一个孩子关心爱护的态度,不图有什么回报,盼的是每个学生有个好的成绩和健康快乐的成长过程。在这平凡的岗位上,她没有追求金钱,没有追求名利,只渴求在三尺讲台上尽好这份神圣的责任,不误人子弟,不辜负学生家长的期望,实现自己最大的人生价值,在这个小小的教室里能培养出更多、更优秀的学生,为祖国的建设、为祖国的繁荣在不同的岗位上发挥他们的一技之长。

  人常说:高楼万丈平地起,她认为一个平凡的教师,肩上的责任重千斤,学生、新生入学如同高楼的基础,让学生早日养成勤奋学习的习惯,培养出优秀的学生必须要按一个优秀教师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在教学的同时,她不断学习、不断提高业务素质和教学水平,只有这样才能使学生的综合成绩和素质得到提高。对入学的新生,她手把手、一次又一次、一遍又一遍地写、读、讲,让学生从最简单的知识开始,一步一步掌握课本上的知识,就这样,在二十二年的“粉笔生涯”中送走了100余名学生,唯独留下的是2006年在磨坪学校考完试后同她的16名学生的合影照。虽说一个教师的学校没有更多的机会同其他老师交流、探讨,但同这些天真活泼的孩子相处感到无比高兴,她甘为人梯,在这个岗位上任劳任怨、默默无闻、辛勤地耕耘着,古人说得好“一年之计、莫如树谷,十年之计、莫如树林,终身之计、莫如树人”,所以塑造灵魂这一神圣使命是难以用金钱衡量的,这就是她之所以要坚持下来的原因。二十二年来,她没有可观的收入,但她内心是充实的。虽然还很清贫,但她有思想上的富有,因为她是整天播撒种子的人,心中有着秋收的期盼,虽说她是一名代课的临时教师,但有着一颗执着奉献的心扉,并带着勇往无惧的精神,那就是二十二年的坚持与奋进,无私的奉献。现已有好多学生踏上了工作岗位,有当老师的、有当警察的、又搞石油的、又搞设计的,还有上医学院的,也有当医生的,他们回来都要到他们第一步踏进的校门来看看,“程老师,您还好吗?我们来看看您,也看看我们的村学,这是我们第一步踏进的学校,我们永远都忘不了。”程桂兰听到这些话语时,她的心情非常自豪,感到无比的骄傲。

  在这些年内,她为了孩子始终如一,除非正常的节假日,从没有向领导请过假,有时甚至带病坚持、遇事克服,从没有耽误过孩子的课程和学习。1999年夏季她觉得身体不适,头晕、目眩,她怕影响孩子的学习就带病坚持上课,直到期中考试的时候跌倒在磨坪学校的校园里,脸都被摔破了,被在场的学生扶起,到医院检查时大夫说,这是严重的劳累过度造成的严重贫血,需住院治疗,她为了不影响学生,放弃了住院治疗,带上药继续坚持上课。去年年初,她又觉得嗓子疼痛,怕影响学生仍继续坚持几个月,后来去医院做了喉镜检查,结果是甲状腺功能减退,原因也是长期说话导致的,大夫叮咛说:必须静声闭口,不能说话,否则将病情加重,要做手术。面对这样的现状,她如何选择?为了不耽误学生的课程,她又拒绝了住院治疗,她说:“为了自己,总不能把学生放了吧。”她对大夫说:“带些药回去吃上,慢慢就会好的,我作为一个教师闭嘴静声,不给学生讲课,就会误人子弟,如何面对家长,我应对我的学生负责。”大夫深受感动,就开了些药,程桂兰带上药回去继续上课。她说:“我既然干上了这份工作,肩上就有责任,就必须有这份担当,不负众望,这就是我的职责。”

  二十多年来,村学的条件由差到好,在艰苦的条件下,她一步一步地走下来,这也离不开丈夫张立文的大力支持。丈夫张立文是村上的支部书记,1997年至2015年之间,他为了办好这个村学,不让学生遭受困难到6公里以外的磨坪小学上学的颠簸与跋涉之苦,曾多次主动联系帮扶单位、筹借资金,先后三次筹建校社,他说:“必须让孩子在安全可靠的教室里上课,孩子是祖国的花朵,再苦再累也不能苦了孩子。”他常常对妻子说:“你这份工作工资虽少了点,但是一个惠及子孙,造福后代的神圣职业,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,干好了这里面有你无限的荣誉和崇高的品德,它是至高无上的。”就这样,程桂兰在丈夫的大力支持下,在村里村学任教多年,她始终奉行着“学高为师”的信念,带着“让每一位学生在我的课堂上都有所收获”“让每一个孩子心里都充满阳光”的追求,摸索出一套适合农村孩子的教育方法,她勤奋地耕耘、热情地守望、执着地坚守,努力描绘着属于她的乡村教育梦想。